杭州乐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官网域名
http://hzlejia.eb.cn
好产品,一看就知道
品质源于对每个细节的关注
Waymo以Uber为“鉴”:放慢进度提高质量 避免重蹈覆辙
发布日期:2019-08-30 03:00:12    来源:未知    作者:科技热点资讯小站    浏览量:7

[摘要]在遭遇了一些交通事故且出现安全员“疲劳驾驶”的情况之后,Waymo开始采取更为安全的运作方式,避免像Uber那样因为致命交通事故导致整个项目受损。

【腾讯科技编者按】外媒日前撰文称,在遭遇了一些交通事故且出现安全员“疲劳驾驶”的情况之后,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开始采取更为安全的运作方式,避免像Uber那样因为致命交通事故导致整个项目受损。

以下为腾讯科技编译整理的文章概要:

按照Waymo自己的计划,他们将在2018年底推出首款使用全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共出租车服务,现在距离截止日期只有几个星期的时间,但任务似乎很难按时完成。

外媒发现,过去几个月内,由于担心安全问题,这家Alphabet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公司重新安排“安全员”坐到其最先进的原型车驾驶座上,而在之前长达一年的时间内,这些“安全员”通常都坐在副驾驶座或后座上。

与此同时,知情人士还透露,Waymo的原型车测试面积大约只有60平方英里,约占菲尼克斯市区面积的5%。这些汽车上都配备了Waymo最稳定的软件,这也是全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基础。这项之前未曾披露的数据也表明,即便Waymo今年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也只会在一段时间内限制在非常小的区域内运营。

这也表明,虽然Waymo已经展开了两年半的测试,但距离它自己制定的目标仍有很大距离。这些先进的原型车属于Waymo车队的一部分,它们所在的测试区主要位于Chandler的西半部和Tempe的南部。

Waymo的发展进度慢于预期也凸显出整个无人驾驶汽车行业面临的巨大挑战。在公开道路上测试自己的汽车时,Waymo和经验稍逊的竞争对手(例如Aurora Innovation、Voyage、通用汽车旗下Cruise)需要遵守比人类驾驶员更高的标准,后者经常犯错或违反交通法规。类似于Uber今年早些时候发生的那种致命交通事故,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不仅会导致人身伤亡,还会破坏公司的整个研发项目。

他们还引发了政治家和民众的疑问:无论相关事故是软件还是安全员引发的,人们都担心这些技术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Waymo最近也发生了一些事故,例如,有一名安全员在汽车行驶过程中睡着并引发事故,还有一名安全员控制Waymo的汽车撞击摩托车,导致对方入院治疗。

Waymo CEO约翰·克拉夫西克(John Krafcik)似乎在降低外界对Waymo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的预期。他在本月早些时候的D.Live大会上表示,这项服务最初可能只会面向之前一年参与过试点项目的当地居民开放,而且只能提供从住处到工作地点或学校的接送服务。

他还表示,该服务可能会让Waymo的代表坐在驾驶座上,以应对各种突发事件——也就是说,这其实并不能算真正的无人驾驶汽车。他认为,要全面普及全自动驾驶汽车,大约需要花费几十年时间。换句话说,Uber和Lyft短期内不会受到无人驾驶汽车的威胁。

“这是一场漫长的旅程。这项技术面临很大挑战,需要花费很多时间。”他说。

Waymo员工将该公司在亚利桑那州最先进的汽车称作“无司机汽车”,因为从去年开始,他们就不再安排专人坐在驾驶座上。Waymo的新闻稿也专门提到了这个特点。但一名了解Waymo测试过程的知情人士却表示,重新安排安全员坐在这些先进原型车的驾驶座上并不能说明太大问题。他表示,Waymo经常会测试不同的配置,随时都有可能进行调整。

正如Waymo高管最近对员工所说,该公司的测试车队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在于他们并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帮助车内的员工保持警觉。

Waymo最近对菲尼克斯郊区和山景城附近的测试车队展开大范围调整,帮助驾驶员保持警觉。例如,他们效仿之前夜班做法,在白班期间也增加了“辅助安全员”,让其坐在驾驶员身旁提供辅助。

这也让Waymo采取了与其他著名无人驾驶汽车公司相似的做法,其中就包括Cruise,后者一直都在测试车内配备两名安全员。知情人士表示,Waymo还开始安装对准驾驶员面部的“疲劳”摄像头,希望能够监控这些驾驶员是否出现犯困打盹的情况。

这些摄像头今后有可能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在无人驾驶汽车软件驱动车身时,如果驾驶员没有摆正头部位置并看向路面,便有可能在车内响起警报,或者自动靠边停车。

与此同时,测试车还会经常与Waymo办公室内负责监视其进程的“远程副驾驶”取得联系,并针对不需要人类控制方向盘的复杂车况寻求帮助。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汽车能否安全绕过一辆压线停放的汽车。

Waymo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该公司的测试车今年早些时候每过一英里左右都会寻求一次远程协助。而到最近,这些请求数量大幅降低:大约行驶50多英里才会请求一次远程协助。

还有另外一个改进信号:知情人士表示,通常来说,在持续半天的驾驶过程中。Waymo的车辆可能只会经历一两次“脱离”,也就是人类驾驶员必须介入的情况。而去年的这一数字达到目前的几倍。

疲劳驾驶

但人们也越来越担心安全员可能很容易出现疲劳。他们多数人都是合同工,而非Waymo的全职员工,起薪大约只有每小时20美元,医疗福利也很有限。其中一些人还有第二职业,所以未必能得到充分的休息。因此,一些无人驾驶汽车行业的软件开发人员都提出质疑,指责Waymo和其他公司都没有聘请全职员工来负责这项工作,导致其难以全身心投入其中。

一位熟悉Waymo决策流程的知情人士表示,该公司希望员工队伍保持“灵活”,这样便可按照需要增减安全员的规模,而其最终目标就是不使用一名安全员。

安全员一次工作8小时,通常会有6个小时坐在驾驶座上。上班前,他们都会阅读相关信息,了解上次下班后都进行过那些重要的软件调整。例如,这些信息可能告诉他们车辆目前不能驶入高速公路,或者在车辆进行无保护左转弯时必须保持警惕(这也是最困难的操作之一),也有可能要求车辆经过骑行者的时候格外小心。

今年秋天,有一辆Waymo测试车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给高速公路匝道上位于其身后的另外几辆汽车让路。如果安全员注意到软件的任何问题或者异常行为,就需要在行驶过程中记录“语音笔记”。如果车上载有参与试点项目的当地居民,这位居民就应该停止讲话,让安全员可以记录语音笔记。

这些测试者有时会在没有明显原因的情况下突然刹车或急转弯,因为软件认为存在潜在风险,但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风险。例如,进入道路的植被往往就会引发这种问题。

回到Waymo的办公室,“远程副驾驶”可以观看8辆测试车的外部和内部人脸摄像头,并从操作台上了解软件正在“思考”的内容(例如它是否准备停车)或者周围其他物体的位置。这些远程副驾驶可以一次性监控多辆汽车。如果车辆被困,远程副驾驶可以通过电脑告诉汽车如何绕过建筑工地或其他障碍物,或者为汽车手动绘制路线。

稍等一下

通常来说,当车载软件进入不同的环境时,便会向远程副驾驶发送一条警报信息,请求使用自己的策略来应对这一环境。这个过程有的时候需要花费几分钟时间,具体取决于远程副驾驶是否能立刻作出回应,还是希望让车载软件自行决策。

在这种情况下,车载系统可以向车内乘客发布音频或视频声明:“稍等一下,我们正在研究中。”如果车辆等待时间太长,导致身后发生堵车,车上的安全员就可以接过控制权。

另外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在拥挤的停车场中接送乘客。Waymo与沃尔玛达成了一项协议,可以在这家零售商的停车场接送乘客,但知情人士表示,Waymo会在高峰时期“抓狂”,而且会因为看到从附近车内跑出来的孩子而陷入瘫痪。在遇到救护车或消防车等执行紧急任务的车辆时,无人驾驶汽车有时还需要获得远程副驾驶的帮助才能靠边停车。调头同样要面临挑战。(编译/长歌)

Copyright 版权所有 ©某某实业有限公司 power by LTD.com
技术支持 认证官微 举报反馈
官微互链: 千禧搬家 | 古龙金属装饰 | 谊华汽车租赁 | 鼎尊 | 光大装饰工程 | 国力清算事务所 | 中铁房地产集团 | 鹏程实业集团 | 奥荣 | 建科建筑节能 | 昆仑新能源开发 | 凯布尔线缆实业 | 扬名橱柜 | 国艺综合美术培训机构 | 吴江市金丰木门厂